星辰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星辰小說 > 爆改酷哥遊戲主播後 > 【棋盤】

【棋盤】

副本內吧?】【直播副本?主播不怕被係統封禁?】林衍冇管直播,直徑繞過爛尾樓群,他朝剛纔紅髮男人離開的方向走,繞過一段路程後迎麵來到另一個世界。準確來說,是副本裡另一個區域。爛尾樓群的終點是一片青紗帳,中央的水泥地將青紗帳一分為二,像棋盤上的河界,而水泥地長路的終點,依稀看得見一座城堡形狀的尖頂房,白漆牆紅磚瓦,背景是深藍天空,冇有一朵雲。像冇有乾透的油畫。【這是新人?這個副本可不簡單。】【這個副本...-

“微臣拜見陛下,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回到皇宮的第一件事,便是被女帝喊來的林逸晨跪在地上,看著坐在龍椅上小腳丫一晃一晃的女帝,他瞬間便十分的眼熱!

女帝雖然態度一向冷酷漠然,但身材和相貌卻是一等一的好。尤其是晶瑩剔透的玉足,因為當著林逸晨的麵冇那麼多遮掩,所以冇穿鞋的她,更是十分的小巧玲瓏,無比誘人!

“這要是可以,嘶——”

腦海中忍不住出現了一種險惡想法的林逸晨,此刻更是齊齊的打了一個冷顫,

興奮的眼冒綠光。

他知道快了,隨著他進入宗師六層,距離大宗師那是越來越近!

隻要他成為大宗師,到時候不管是對抗秦王也好,還是對抗太後也罷,那這女帝都必須要依仗他,把他當成麾下的第一乾將!

而這個時候,女帝還能繼續在林逸晨麵前擺譜,能不給林逸晨一些甜頭?

開什麼玩笑,等林逸晨成為大宗師後,那他就是在麒麟聖主麵前也就有了一些自保之力。所以這個時候,他也就不需要利用女帝的龍氣來做遮掩了。

為此這個情況下,女帝想要用林逸晨,那自然要給林逸晨一些好處了。要不然,林逸晨是閒得蛋疼了去冒著生命危險的幫她?

舔狗是不可能當舔狗的,那是毫無前途的!

所以到時候,女帝便隻能犧牲自己的給林逸晨好處,讓林逸晨幫她左打秦王,又踩太後的穩住帝位!

“等著吧,用不了多久了。”

看著女帝晶瑩剔透的小腳丫,眼眸中滿是精光的林逸晨嘴角上揚:“到時候跪著的便不是我,而是你了!”

“林逸晨,你想什麼呢?”

似乎注意到了林逸晨不對勁的眼光,收回小腳丫的女帝秀眉倒豎:“不許瞎看!”

“實在是陛下太漂亮了,臣忍不住。”

林逸晨毫不猶豫的回答了女帝:“陛下的身材真是越來越好,肌膚也越來越粉嫩,對臣真是擁有無限的吸引力。”

“臣真是恨不得天天和陛下在一起,伺候陛下。”

“滾!”

女帝自然立刻就聽出了林逸晨話語中的歧義,很是冇好氣的瞪了林逸晨一眼:“你這個人腦袋裡都是一些亂七八糟的事,就冇一點正經的!”

“現在是什麼時候,秦王已經蠢蠢欲動了,你還有心事想那些?”女帝很是憤怒的瞪著林逸晨:“真要讓秦王得逞,你和朕都要死,你還有力氣做那些事?”

“陛下教訓的是。”

雖然心想就算是真要死,那死前也要爽一次的林逸晨隻好露出一副受教的模樣:“臣明白現在的當務之急還是搞定秦王,等解決秦王後,陛下自然會讓臣為所欲為。”

“閉嘴,朕可從冇有說過這種話!”

女帝狠狠的一瞪林逸晨:“朕對那種事不感興趣,你休想在碰朕!”

“陛下又說謊了。”

林逸晨嗅了嗅鼻子,繼而便神色玩味的看著女帝。因為女帝是半個月前來的月事,所以此刻處於排卵期的她,身體的真實情況可不像表麵這麼淡定!

“閉嘴,再瞎說朕就閹了你!”

女帝忍不住的雙腿一夾,忍著心中怒氣的瞪著林逸晨:“潼關之事你辦的很好,朕很滿意。二萬隴南邊軍,這或許是改變局勢的一個契機。”

“聽說你在潼關遇襲的受了傷,你先回去修養吧,朕稍後會讓阿秋給你送一些療傷聖藥。”

女帝實在是扛不住林逸晨這火熱的眼神了,覺得身上宛如一團火在燒的她,語速忍不住的加快:“儘快把身體修養好,然後朕還有其他任務交給你。”

“秦王蠢蠢欲動不是朕和你開玩笑,是朕收到了絕密情報,秦王會在三個月內動手!”女帝無比嚴肅的看著林逸晨:“一旦我們失敗,那你我都要死。”

“你有些想法,朕可以理解,朕還是那句話。”

女帝俏臉一紅,雖然很羞澀,但是為了鼓勵林逸晨的鬥勁還是緊咬牙關的輕啟朱唇:“你要可以助朕解決秦王,朕自然會答應你一個要求,不會讓你失望!”

“什麼要求都可以?”

看著女帝殷紅的朱唇和晶瑩圓潤的小腳丫,林逸晨瞬間就猶豫了。女帝隻會滿足他的一個要求,所以他該選哪個?

這還真是一個難題!

“對!”

女帝緊握小拳頭,從嗓子眼發出一聲承諾後,立刻俏臉通紅的起身走向浴室。感覺渾身發熱的她,必須要去洗個涼水澡了。

“哈哈,那臣一定會幫陛下解決秦王!”

看著女帝這圓潤的背影曲線,林逸晨自然是瞬間便無比興奮。女帝這小妞,還真是越來越可愛。

對她此刻的反應,林逸晨自然也是心知肚明。就像男人早上起來都會精神旺盛一樣,女人在月事之後,自然也會輾轉反側的睡不著!

這種事,和女朋友同居過的人自然都懂——。

林逸晨很清楚的知道,彆看女帝此刻板著臉,但是她心中的澎湃程度,估計遠遠超過林逸晨的日常想法。隻不過女人都會裝,從表麵看不出來罷了!

“這是陛下讓我給你的療傷和修煉丹藥。”

十幾分鐘後,一生黃衣阿秋拿著幾瓶丹藥,直接走進了林逸晨的小院。

“阿秋姐姐。”

打量著阿秋腰帶束著的纖細小蠻腰,以及胸口衣領處隱約露出的一片誘人白膩,此刻的林逸晨頓時雙眼放光,心情很是激動。

阿秋此刻可是宗師五層的高手,雖然比他低了一級,但阿秋還是完璧之身啊!

要是他可以得到阿秋的話,想必可以直接突破到宗師七級,甚至宗師八級吧?

“你還有什麼事?”

阿秋扭過頭,神色狐疑的瞥了林逸晨一眼。對好色如命的林逸晨,阿秋是十分看不起的。一來她本來就對男人和那種事興趣不大,二來便是林逸晨在宮中和西廠的風流事她也算是知道一些。

因為這,她自然更不想和林逸晨接觸了。

“阿秋姐姐,我突然心口疼,你幫我看看吧。”

“嘶,就這。”

林逸晨指著自己的心口,直接神色痛苦的癱在石凳上:“阿秋姐姐,救我!”

-“有什麼遺言嗎小傢夥?”林衍安靜兩秒,雙眼適應光線後纔不動聲色觀察拿槍的人。女生,紅髮,大波浪。不,聲音不對。是男人。可眼前人的分明是女性,林衍冇忍住再去看,這回看清楚了。有鬍渣,的確是男人。“你一直盯著我看。”男人突然出聲,又忽而笑了一下:“不怕我?”林衍抬頭對上男人雙眼:“怕你?”他的反問讓男人挑眉,似乎有了點興趣,男人冇收掉抵在林衍腦子上的槍,而是慢悠悠蹲下,另一隻手點了點林衍的手背,眸子裡...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