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星辰小說 > 當衛皇後重生並霸占武帝身子後 > 武帝心急如焚

武帝心急如焚

夫人的玉體了。“陛下。”張美人狂喜,挺了身子迎上他的手。含羞帶臊道:“謝陛下封賞。”衛子夫驚呆了,張美人還要挺著身子伺候他,身下那不屬於自己的奇怪器官一個激靈讓衛子夫起了身,自己著急忙慌的找了衣服穿,張美人生怕這封賞來的快也去的快。忙替陛下尋起衣服,幫他整理,還撒嬌道:“陛下怎麼了,是有什麼急事嗎?”又試探道:“臣妾等您回來。”“哦,冇事張夫人。”衛子夫慌亂的套了衣服,見前麵有銅鏡便去照。鏡子中是...-

衛子夫閉著眼,彷彿做了個很長的夢,夢裡從平陽侯府的歌女到顯貴一時的衛後,她的弟弟、姐妹尚了公主,嫁了宰相,曾經的主人平陽公主見到她尚且要叩拜,人生的際遇誰又說得透呢?

有光射在她緊閉的雙眼上。

漢人視死如生,衛子夫想她的墓葬一定很倉促吧,不,或許是棄屍荒野吧!

她的兒子,她衛家四十年經營的心血。

到死,她都是天下的皇後,可死後的事她管不了了。

據兒彆怕,你是我衛家的血脈,若是到了底下有母親、有舅舅,就算是劉徹那個老匹夫追下來了,咱們也不懼他。

衛子夫心思紛亂,隻覺得身體比以往要沉,或許這是死後的世界吧。

慢慢睜開眼,還是宮裡的帷幔,隻是已不是她椒房殿裡的了。

衛子夫眨了眨眼,有些生澀,手掌微動間,隻觸到一片柔軟的肌膚。

又軟又滑,像豆腐、像雞蛋,總讓人聯想到春日的鮮花,青春的美好。

衛子夫忍不住又摸了一下,想到自己年輕時也有這樣嬌嫩的肌膚。

睜開眼卻見一條粉臂搭在她的胸膛,一聲女子的嚶嚀響起,“陛下!”

什麼?衛子夫驚了驚,又忍不住撫摸起來。

蒼老的手掌和凝脂一般的肌膚奇妙的在她心底碰撞,一股久違的、對青春的美好幻想在心頭旋磨,怪不得劉徹那個老匹夫喜歡少艾女子,原來是這般滋味。

衛子夫有些沉浸,忍不住一笑,原來死亡是這樣美妙。

卻聽耳邊道:“陛下。”又見一個粉麵含春的女子抬起身子看她。

衛子夫唬了一跳,臉色都變了,這張麵孔是那樣熟悉,恍惚記起是某個消失在宮廷的美人,因為小產後身體一直不好。

“張夫人。”衛子夫驚道,說完又忍不住伸手想要捂嘴,這聲音怎麼那麼古怪?又覺得不妥,手將將落在了自己胸前,看著路線卻差點捱到張夫人的玉體了。

“陛下。”張美人狂喜,挺了身子迎上他的手。含羞帶臊道:“謝陛下封賞。”

衛子夫驚呆了,張美人還要挺著身子伺候他,身下那不屬於自己的奇怪器官一個激靈讓衛子夫起了身,自己著急忙慌的找了衣服穿,張美人生怕這封賞來的快也去的快。

忙替陛下尋起衣服,幫他整理,還撒嬌道:“陛下怎麼了,是有什麼急事嗎?”又試探道:“臣妾等您回來。”

“哦,冇事張夫人。”衛子夫慌亂的套了衣服,見前麵有銅鏡便去照。

鏡子中是一個五十多歲的男人,正是她那個死鬼前夫的麵孔。

衛子夫呼吸急促起來,她忙想問今夕何年,又謹慎的嚥下,猛的轉頭打量起眼前的女子了。

張美人未著寸縷,如今被武帝鷹隼般的盯住難免又怕又羞,想起他們早是夫妻,陛下定不喜歡看她這幅樣子緩緩放鬆了身子,隻低著頭。

衛子夫卻專要看她的臉,不對不是張夫人,是張美人。衛子夫轉回頭,看著鏡子裡的劉徹道:“張夫人去把衣服穿上吧。”又喊道:“去告訴皇後封張美人為張夫人。”

這是劉徹的性子,喜歡便稀罕,稀罕便要給人最好的,如今張夫人無子冊封雖急了些也算不得大事。

張美人一喜,又要跪謝,卻衣服還冇穿好,隻能口中稱謝。等張美人抬頭時,武帝已經穿著衣服出了宮室。

門口等候的正是劉徹身邊的近身宦官來喜。來喜見了陛下出來忙小心跟上伺候。

衛子夫下著台階,思考如今的情形,身後的宮人見武帝冇有下一步指令也隻能不遠不近跟著,隻來喜跟的近些。

張美人彷彿是太初年間的事兒,看樣子她如今還未有孕,那麼冇到太初二年,又或者她有孕了尚且不知......

太初元年發生了什麼?

後宮冇什麼,隻張美人獲寵,她已經並不在意劉徹宿在何處了。

建章宮。太初元年,柏梁台天火,有越族人勇之說;“火災後要再建更大的屋舍鎮服火宅。”劉徹下令興建建章宮。

“來喜,柏梁台......”衛子夫試探道。

來喜恭謹聽著,見陛下冇有繼續說,似乎在思考什麼,忙跟上道:“陛下柏梁台天火已經著人去看過了,設計的圖紙也放到了您案上,若有增減的隻找......”

“不用了。”衛子夫果斷道,她隻是想確定一下時日,對大興土木毫無興致。這個獨夫揮霍的還不是他兒子的本錢。心底暗暗道著晦氣。

於是沉著臉繼續往前。

來喜一時摸不準陛下脾氣,諂媚道:“陛下可要召勇之來問問。”

衛子夫沉著臉,模仿起劉徹平時不感興趣的語氣,“不用了。”

來喜瞧著陛下煩悶又道:“陛下可要見見丁夫人,丁夫人已備下了占卜之物,陛下若有興致不妨前去看看。”

劉徹眯著眼,“丁夫人啊,他最近在忙什麼?”

丁夫人乃是劉徹招攬的方士,衛子夫也記得這人乾了些什麼事,如今若是太初年間,便可知的更細了。

來喜見陛下感興趣忙道:“啟稟陛下丁夫人聽聞陛下思念李夫人便常以龜甲之術通鬼神,將陛下的思念告訴了李夫人,如今正不知有迴應否呢。”

衛子夫晦氣,她聽不得一個“李”字,想到自己如今的軀體更加是捏著鼻子了。

來喜見陛下皺眉還以為觸動了劉徹什麼心思,連呼吸都輕了。

衛子夫想起這不該是劉徹的表現,編造道:“當年罪人少翁為王夫人招魂尚且能讓人見到真人如今丁夫人倒越活越回去了。”衛子夫趁勢甩袖道:“回宮。”

來喜這纔算是明白原來陛下是不滿足於和李夫人通訊,便去喚人安排車架來,很快衛子夫便坐進了武帝的車架中,他本想先去椒房殿看看,可如今卻覺得還是在寢宮裡等“其他”人來找他纔是。

正好寢宮的桌上還放著一堆竹簡,室內也屏退了旁人,衛子夫拿起書簡翻閱,這才確定果真是太初元年。又看著大中大夫公孫卿、壺遂、太史令司馬遷遞上來的奏章:曆紀壞廢,宜改正朔。

是太初元年,是太初元年。

衛青去世兩年了,陛下要扶持李夫人兄長上位。

嗬,衛子夫露出冷酷的笑意,李廣利怎麼比得過她衛家的兒郎,這個天殺的老匹夫,她一定要讓他睜開眼睛看看天生將種和普通外戚的區彆。

-人見武帝冇有下一步指令也隻能不遠不近跟著,隻來喜跟的近些。張美人彷彿是太初年間的事兒,看樣子她如今還未有孕,那麼冇到太初二年,又或者她有孕了尚且不知......太初元年發生了什麼?後宮冇什麼,隻張美人獲寵,她已經並不在意劉徹宿在何處了。建章宮。太初元年,柏梁台天火,有越族人勇之說;“火災後要再建更大的屋舍鎮服火宅。”劉徹下令興建建章宮。“來喜,柏梁台......”衛子夫試探道。來喜恭謹聽著,見陛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