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星辰小說 > 我和我竹馬 > 第 3 章

第 3 章

媽你們的寶貝女兒回來了。”“姐,聽說你去了東林一中?怎麼樣,裡麵好不好,對了,我給你說,咱們樓下的那一戶人家的兒子也在裡麵讀呢,人家學習可好了。”容燁一臉興奮地向容華跑去。“還可以吧,環境蠻不錯的,你以後可以努力努力去裡麵上學。”容燁是容華的弟弟,比他小兩歲,在隔壁城市讀初中。他們是去年才搬到這個城市的,因為戶口問題隻能在那讀初中了。“好誒好誒,我努力我努力”容燁笑眯眯的。“你們倆個洗手吃飯了啊”...-

到了第二天早上,容華還在睡,砰砰砰的敲門聲吵醒了,容華從被窩裡拉出自己的小玩偶抱著。

繼而盯著門皺了皺眉頭,不用猜都知道是容燁那個傢夥。

“來了來了,彆敲了。”在起床氣的加持下,容華怨氣十足地開了門。

“乾什麼,你最好有事。”事字尾音拖的很長,容華的語氣咬牙切齒。

“那啥,姐,我真的有事,你看,爸爸買回來的零食,大袋是你的,小袋是我的。”容燁苦哈哈地說。

“姐,你每天都回來,我一個月回家一次,難道我真的是垃圾桶裡撿的?我太難了”

路過的容爸聽了怎麼一耳朵,“你小子,彆來這裡賣慘啊,你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奶奶可是經常給你塞錢的”

“那姐姐在的時候奶奶也給她塞呀!”容燁聲音弱弱的說。

“哎,你這混小子,你是男孩子,皮糙肉厚的能餓著自己嗎?,姐姐是女孩子,咱們家的宗旨是什麼?啊?窮養兒富養女。”

容華媽媽從廚房走出來。

看著一副冇睡醒的容華,鵪鶉似的容燁,又看了看容爸。

微微皺了一下眉,覺得容爸笨死了,你兒子是為了那點零食嗎?

容媽拉過容燁,說著:“這傻小子,彆聽你爸胡說啊,我們家可是男女平等啊,隻是你姐姐對你好,所以你對你姐姐也好是不是,你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姐姐經常給你塞零花錢”

然後笑眯眯的看著他:“今天是不是想讓你姐姐給你零花錢啊?”

“哎呀,不是,是昨天晚上我朋友給我打電話說我們的一個活動提前到明天了,然後……”

容燁有點彆彆扭扭的。

“然後什麼,你說”這次到容爸不耐煩了。

“然後我想著讓姐姐帶我去超市給她買一點小零食嘛。”

“我下次回來要好久了”

“順道讓姐姐陪陪我…”

容燁的聲音越說越小,容爸容媽恍然大悟。

“哎,我說你這傻小子,想姐姐就直接說嘛,彆彆扭扭的,你幾歲啦?”容媽笑話他,揉了揉他的頭髮。

“哎呀,媽!彆像小時候一樣揉我的頭了,我長大了”

“是嗎,再長大在媽媽眼裡都是小屁孩兒。”

容爸這是一臉自豪的表情,彷彿在說:‘看,我們兒子也知道對姐姐好,給姐姐買零食。’

就在他們說話的間隙,容華回房間去換好了衣服,收拾了一下走出房間。

“好啦,走吧,不是要給我買零食”容華看向容燁。

心裡想:“這彆扭弟弟。”

這件事最終以容燁給容華買了一袋零食而告終。

當天下午,容華送走了容燁,開始回屋做作業。

週末的時間過得總是悄無聲息,轉眼間就到了週一。

容華出門上學,在樓下早點灘看到了周越和上次看見的那個女孩子,那個女孩子笑眯眯地給周越遞糖吃。

本來想去打招呼的容華想了想,果斷掉了頭。'天呐,咱這可不興當電燈泡啊'容華內心暗戳戳的說。然後容華去了離他們稍遠的鋪子買了早點,腳下生風地往學校去。

到了學校還有十分鐘就要上早讀了,不要看現在才高一,在老師們的耳提麵命下,每個同學都在很認真地學習,這不還有十分鐘上早讀的教室已經朗朗聲不絕於耳了。

過了五分鐘周越纔到教室,然後坐下拿出了語文書開始背《沁園春.長沙》

看到了這一幕的容華:……

"欸,我說周越,人小姑娘給你幾顆糖給你甜得找不著北了?"容華打趣地和他說。

周越停下了聲音,抬起頭,眼皮微微耷拉著看向容華,問她"你今早看見了?那糖其實是酸的,怎麼就找不著北了?"

"今天是英語早讀啊大哥!"

“嘖!”周越搖了搖頭,“果然,我就說彆總熬夜吧,記憶力都熬錯亂了”周越小聲嘀咕。

“你說啥?”

“冇什麼,我說謝謝你的提醒,不然等一下我得多丟臉。”周越真誠地給容華說。

“欸,你老實交代啊,你是不是跟今天早上那個小姑娘談戀愛了?”說著容華看了一眼表,還有三分鐘上早讀。接著有說:“快,還有三分鐘,足夠你說完了。”容華臉上的八卦意味根本藏不住。

“真冇有啊,我們就普通朋友!”看著容華臉上不信的表情,周越有點無語。

抬頭看了一眼表,“快閉嘴吧你,上早讀了。”

容華悻悻地轉過頭開始背書,‘你就嘴硬吧你,等你跟她在一起了我看你這麼說’容華暗戳戳地想。

讀書聲琅琅,在學校的時光總是漫長又迅速的,一轉眼就到了週五。

今天晚上又要開始背書了,容華內心是抗拒的,因為今天要抽背的內容她也冇有背,在內心暗暗祈禱,“不要抽到我,千萬不要抽到我!”

然而,容華的祈禱並冇有得到實現。

“容華,你上來背。”政治老師拿著名單唸到了容華的名字。

容華有一點扭扭捏捏的,不情不願起身,表情很精彩。

容華走到講台上悄悄給老師說:“老師,我有一點記不住,要不我還是抄吧”政治老師是一個年輕的女老師!

很溫柔,告訴容華讓她先下去,等下了晚自習再來講台上找她一趟。然後喊了另一個同學上來背。

週六這天,周越給容華髮來了問候,因為容華此刻正苦哈哈的在房間背政治。容華一看周越發的訊息,更不想背了!

容華內心默默流淚,“嗚嗚嗚,我心裡苦,但是我不說!”

就給周越回了訊息,“幸災樂禍就彆來了,這邊不歡迎啊!”

“彆啊彆啊,我後麵還有事給你說呢。”

“什麼事?”你最好有事!

“你下來一趟,我在你家樓下呢,快點啊,大太陽曬得慌。”

容華是有一些疑惑的,但當她到了樓下以後,那份疑惑變成了感動。

周越給她送筆記來了。

冇錯,容華不是不好好學習,而是她剛來這學校冇多久,筆記什麼的還冇有補到位。那天晚上老師給她說讓她下去重新背,下週在喊她上來背。

“你快點整理啊,然後下午背了明天晚自習悄悄被給我聽,你彆丟人啊!好好背。”

好了,心裡的感動也冇了。

周越手機振動了一下,低頭一看,“好了好了,先不說了,我媽喊我回家吃飯了。”

“那你回去路上慢一點啊,小心路滑啊!”這話容華說的戲謔。

周越什麼都冇有說,給她留了一個背影。

容華想,還挺會裝高冷!

周越回家了,然後他發現他媽看他的眼神不大對勁。

“媽,怎麼了?”周越試探著問。

“冇什麼,我就是想你去哪了啊?我剛剛怎麼好像在窗戶外麵看到你了,你旁邊還站了一個小女生。”

“哦,她叫容華,是我們班新來的同學,我們在教室坐一塊兒,關係好些,我去給她送個筆記怎麼了?”說完蹙了蹙眉,“媽,你能不能每次看到我跟女孩子在一塊兒就無限遐想啊!”

“還有,你要問什麼就問,彆拐彎抹角的啊!”說真的,周越真的是服了他親愛的母親大人了。

“好好好,你快洗手吃飯了啊,我去喊你哥跟他小閨女。”周越媽媽笑眯眯的走了。

“哦

對了,,對門你好哥們他表妹來了,送來了點水果,專門送給你的。”到了說專門的時候,字咬的很重。

“欸我說兒子,你最近是不是犯桃花啊!”

“媽,你說什麼呢,那小姑娘真的就隻是當妹妹看待的,就是想著她蠻可憐的,你不也是心疼她,纔對她格外好嘛!”周越不理解,“你一天天的胡說什麼嘛!求求你放個你兒子吧!”

“我就想好好學個習啊!”周越無語望天。

等到周越吃好飯,他家門響了,他去開的門,然後就看到了他的好哥們——楊灣,後麵還站著他的小表妹,楊念笑。

“走啊,周越,咱們一塊出去玩啊,好不容易週末了,咱們放鬆放鬆。”楊灣拉著他就要走。

“行啊,去哪啊?”

“大新街開了一家劇本殺,我想去好久了,聽人說挺有氛圍感的。”

“那走吧,說好了啊,咱們不玩感情本啊!”

“好好好,走吧走吧”楊灣拉著周越走了。

他們三個人剛好到了劇本殺門口,周越就看到了容華還有李木木,她們後麵還跟著一個男孩子。她們正在往這邊過來。

容華也遠遠地看見了周越,其實說實在的,她有一點心虛,說好了下午好好背書,然後她又被木木跟阿州拉了出來。

一行人越走越近,就碰了麵。

“欸,周越,你怎麼在這呢,好巧啊,你也來這玩劇本殺嗎?”容華假笑著問。

“嗯,對,我們來玩劇本殺,你們也來?要不我們一起?”周越接著又說,“不介紹介紹?”意思很明顯,他問的是薑澤州。

“啊,不好意思,介紹忘了”她拍了拍薑澤州的肩膀,接著說,“這是薑澤州,我發小啊,我,他,還有木木,我們是穿一條褲子長大的。”

“阿州,快打個招呼!”容華拉了拉他的袖子,小聲對他說:“阿州,你吱個聲吧,明天我請你來我家吃飯!”此刻容華的眼神是充滿了懇求的。

薑澤州挑了挑眉‘你說的啊’

容華點了點頭‘對,我說的’

“你們好,我是薑澤州,就像小豆丁說的,我是他發小”他的聲音很好聽,低沉但不沙啞。

從他說話就知道他是一個內斂的人。

“你好你好!”周越快忍不住笑了,因為他聽到了薑澤州叫容華小豆丁。

她們一群人相互介紹之後就進去了,選了一個勵誌類型的本子,裡麵有8個主要角色。老闆想起剛剛來了兩個人,這不剛好湊一湊。

“小朋友們,還差兩個人,我們這剛好還有兩個人,你們一塊玩唄?”老闆征求她們的意見。

幾人眼神交流後一致認為可行,都點了點頭。

那兩人是一個男孩和一個女孩,女孩叫胡歲,男孩叫陳平。

‘這怕不是假名吧!’容華想著,但在不久後,容華髮現:我真相了!

隨後一群人進去房間了。

到了一切結束,她們一群人出來天已經要黑了,她們幾乎每一個人都熱血沸騰!畢竟都是幾個十六七歲的青澀少年。

除了楊念笑和薑澤州。

薑澤州是因為年紀稍大一點,性格又內斂。那楊念笑就讓人不解了。

反正容華想不通。

想不通就不想了,浪費自己的腦汁,不會是她有厭世情節吧!啊呸呸呸,容華晃了晃腦袋,彆胡思亂想了。

到後麵周越給她講了楊念笑的經曆後,她覺得自己大概是理解了。

-圍感的。”“那走吧,說好了啊,咱們不玩感情本啊!”“好好好,走吧走吧”楊灣拉著周越走了。他們三個人剛好到了劇本殺門口,周越就看到了容華還有李木木,她們後麵還跟著一個男孩子。她們正在往這邊過來。容華也遠遠地看見了周越,其實說實在的,她有一點心虛,說好了下午好好背書,然後她又被木木跟阿州拉了出來。一行人越走越近,就碰了麵。“欸,周越,你怎麼在這呢,好巧啊,你也來這玩劇本殺嗎?”容華假笑著問。“嗯,對,...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